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爱看中文网 -> 玄幻魔法 -> 阿星(道士x女鬼)

07.被鬼强吻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黑发半掩着女鬼的面庞,剩一张红唇露在外面。她像舞厅里喝醉酒后神志不清的性感女人,随时可能被不怀好意的男人“捡尸”。

    但徐云书知道,她的气息微弱得快要消失。

    夜阑人静。

    徐云书怔愣片晌,然后俯下身,小心翼翼去抱地上的女鬼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使他没办法让一个女生躺在脏兮兮的地上,哪怕她是一个鬼。

    她的裙子很短,徐云书手握成拳,不去碰到她的重要部位。

    女鬼不重,她那样一个爱美的人极其注重身材管理,徐云书轻易能抱起。

    他把女鬼放到床上,拨顺她散乱的长发,尔后,眉又拧紧。

    医鬼,他不会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状态,也根本坚持不到地府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是把剩余的力气全花在偷鸡摸狗上了吗,竟然虚弱成这样。

    徐云书捏了捏眉心,开了灯,从架子上抽出一本没看完的书,靠在床头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鬼感觉自己走在一条小路上,无垠的黑暗裹挟着周围,没有声音,没有色彩,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她在做梦吗?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做梦了。她什么都不记得,她早就死了,没有梦可以做。

    女鬼走得筋疲力尽,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仿佛再走下去,她就彻底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地狱,是永远的消失,比死要可怕千倍万倍。

    死多容易,找座高楼,寻点禁药,腿一蹬眼一闭就结束了。可她对这世界还有留恋,还不想变成尘埃,不想成为菜园子里的养料,和粪便化肥待在一起,那该有多臭。

    身后飘来奇异的香味,女鬼蓦然回头。

    远处有一片花园,芳草摇曳,蝴蝶翩飞。她拔腿跑去,逃离那片黑暗。

    越接近,那阵香愈发浓郁,女鬼拼命嗅着,拼命想找到归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鬼掀开沉重的眼皮,手还下意识攥着,一身虚汗。

    好奇怪,为什么她是鬼还会出汗,她是真的要消失了吗。

    女鬼悲悯地望着天花板,可怜自己短暂的人生与鬼生。

    她虽然有点坏,但从没做过真正伤天害理的事,不过用男人的身体撞了几次头,吓吓小猫,拔秃了大白菜而已。

    她明明也积过不少德,在雨天护送山林里的老奶奶回村,吓走想要上幼童身体的小鬼,给热得不行的狗狗吹阴风……怎么,就招来这么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她都没遇到过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,她好惨。

    女鬼微微扭头,瞅见小道士专注看书的侧脸,再度闻见那阵香。

    是他身上散出的纯阳气息,死死诱着她从绝境往回走。

    女鬼盯着徐云书,漆黑的眼眸亮起,像饥肠辘辘的难民看见近在咫尺的佳肴。

    徐云书察觉,坐近了些,道: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女鬼拖着疲惫的身体坐起,手刚撑着床,又无力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躺着吧。”徐云书说,“我从书上看到个办法,需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鬼哪管是什么办法,她要自救,把命攥在自己手里,活下去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徐云书耐心地讲着步骤,女鬼一句没听。

    她凝神屏息,积了最后全部的力量,猛然扑向道士,截断他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女鬼没有给他念诀的机会,对准唇的位置,牢牢覆了上去。

    吸阳气并不需要口对口,用点鬼力隔空嗅一嗅就行,但女鬼此刻身疲力竭,上回还在道士这吃过亏,只好采用最原始的方式。

    她将那张唇堵得严丝合缝,这次绝对不能让他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又握住他手,一指一指扣进他指缝,让他念不了咒,掐不了诀。

    她要活着,必须要活着。

    一切动作发生在瞬间,女鬼几乎是撞了过来,徐云书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瞳孔惊愕地放大。

    因为碰撞,唇上传来的第一感受是麻。

    醉人的麻,丝丝缕缕的麻,从唇漫到四肢,以至脑中有片刻空白。

    待那阵麻意消散,他好似尝到了一块凉糕,一片蒙露的花瓣,柔软、微凉,带点湿意。

    等意识到那是女鬼的唇,徐云书大惊失色,后退了一步,抬手去推面前的鬼。

    可女鬼没给他机会,紧紧扣住他手指,而后动了动唇,用力地吮吸了一下。

    刹那,丝丝甜意蔓延至她体内,在她的血液里奔流开来,她感到身体逐渐轻盈,体力亦徐徐恢复。

    这种重生的感受太好,以至于女鬼又吻吮了一口,贴着他柔软的嘴唇,感受他散出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像个吸毒的瘾君子,迫切渴望和他吻得更深一些。可小道士像个木头,完全不回应,她只好生涩地缠弄他。

    任由女鬼吻第一下的后果,是无法再限制她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唇瓣被湿软的舌缠住,是女鬼在用舌尖舔吻。

    她一手环住徐云书脖子,侧着脸,舌头描摹着他嘴唇的轮廓,又大胆探入他唇间,企图抵进齿关。

    然而徐云书死咬着牙,她进不来。

    徐云书僵着没法动,他知道这是女鬼使了点诡计。

    她吸了他的阳气,力量复归得极快,充沛得惊人。但他若愿意,随便掐个什么诀也可以将她限制。

    可徐云书又想,再来一次,女鬼的七魂怕是真的要散了。

    他的善良给了她放纵的机会。

    女鬼轻轻一笑,身体向下倾,勾着他脖子的手跟着发力,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。

    如此,女鬼倒在了床上,徐云书被迫压上她。

    女鬼好似不愿意在下面,翻身和徐云书换了个位置,骑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欺身,脑袋埋进他肩窝,轻嗅了一下,低喃:“小道士,你好香。”

    颈旁的碎发蹭得他浑身发痒,徐云书试图握拳,被她的力量牢牢束缚。

    想说话,她的吻再度落下,吞没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闭上张开的唇,女鬼顺势探了进去,湿润的舌尖点了几下,扫过他的舌面。

    徐云书哑然失神,在她舌尖的攻掠下发出一声极低的喘音。

    然而周围实在太过安静,那声几不可闻的喘在这样的环境中被放大。徐云书听见了,女鬼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羞愤得整个人烧了起来,两颊涨起,染上好看的粉色,体温也渐渐升高。

    女鬼莞尔,胸腔轻轻震动,止不住笑意。

    徐云书热得不行,意识逐渐不清醒,女鬼趁机压他更近。

    她跨坐的姿势,不可避免蹭弄到了他的敏感部位。数日未曾纾解的分身对此异样感到格外陌生,辨不清是兴奋还是恐惧。

    徐云书头很晕,腿脚发软,脑子也开始空白。

    她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女鬼,不是艳鬼,不是风流鬼,为什么会有摄人心魂的能力。

    眼前起了层蒙蒙的雾,徐云书闭上双眸,虚无的黑暗里只有那双唇是真实的,那样潮湿、温热,引人犯罪,又让人留恋。

    空气稀薄,极度的热席卷全身,徐云书本能想寻凉物降温。

    女鬼的体温很合适,可他一触上,她那两团不容忽视的丰盈快将他的理智淹没。

    警钟狂响。

    徐云书猛地被这熟悉的触感拉回现实,睁眼,狠狠合上齿关。

    血腥味在口腔中漫开,不是鬼血,是徐云书的。

    女鬼早有防备,及时退出。她从鼻腔中哼了一声,用力咬破他的唇瓣,报复他那一下。

    疼痛令徐云书全然清醒,想到他竟然差点被一个女鬼吻昏了头,心中耻意翻腾。

    羞极,愧极,罪恶至极。徐云书从喉咙缝里低声发出警告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眉峰虽严肃压着,音调却颤抖。耳根染了绯晕,唇在月色下泛着水光,哪有什么威慑力,女鬼根本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初吻?”女鬼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小道士绷着唇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女鬼端详起徐云书,眉目生得极好,哪怕沉着脸也能看出是个帅的。

    清云观属正一派,正一道士可以恋爱结婚,他难道二十几年连个女孩子的嘴都没亲过?

    不应该呀,她在观里溜达的时候,明明见过好几个上香的女生偷瞄他。异性缘那么好,想来上学期间也没少收到女生表白。

    怎么会。

    许是女鬼惊讶的表情过于明显,小道士勃然怒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女鬼讷讷对着手指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她讨厌出轨滥情的男人,对洁身自好的单纯小道士好感度狂升,尽管她刚刚还欺负了他,但那是为了求生不得已而为之。女鬼没什么愧疚,只是收了鬼力,从他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小道士似是气极,一言不发坐起。

    女鬼偷瞄他,唇上的水迹还在,血倒是止住了。

    徐云书脑中混乱,抬了抬胳膊,抹去嘴上湿润。

    瞥到徐云书用手背擦唇,女鬼叫起来:“喂,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小道士的阳气太纯,虽只吸了两口,她已经活蹦乱跳,喊叫也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虽然徐云书在众师弟眼中是可靠沉稳的师兄,但他年纪并不大,只是因为从小在观内长大,辈分便高了些。

    他体质特殊,不想给别人招去麻烦,便常常独来独往。好友不多,感情经历更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连异性的手都不曾主动握过,哪里遭遇过这么热情的吻,他一下被亲懵了,完全不敢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!你擦嘴是个什么意思?”女鬼气得跺脚,他那动作,仿佛她是什么腌臜之物。

    徐云书拿后脑勺对她。他太乱了,这个无理取闹又古怪的鬼,他就不该管她死活。

    女鬼又质问了几句,徐云书根本不睬她,她一个人唱独角戏,很没劲。

    “从鬼的角度上来说,我也是初吻,你不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吸了你两口,你这么年轻,没几天就养回来了,实在不行我去山下想办法给你偷点牛鞭……”

    女鬼说累了,停下来喘气休息。

    一室安静。

    片晌后,徐云书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他望着窗外蒙蒙的青天,冷冰冰提醒:“天要亮了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